复工首日 小动物们努力营业了没?

  4月22日,世界地球日,自1月22日起宣布暂停开放后,闭园整整3个月的武汉动物园,终于回来了。

  武汉动物园1985年正式对外开放,位于汉阳墨水湖畔,占地面积64万平方米,在全国的省会动物园里算是比较小的。但是,武汉动物园有近一半是湖面,水上面积可是全国动物园里数一数二的了,也正因如此,湖边湿地和水禽区相当有看头。园区内共有大熊猫、小熊猫、金丝猴、非洲象、火烈鸟、企鹅、河马、袋鼠等百余种近千只动物,这里也跟全国众多动物园一样,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儿时念想。

  杨毅和“花落成蚀”两位老师,不仅是《北京青年报》的老朋友了,他们同武汉动物园还都有着不解之缘。

  杨毅是北京人,在北京动物园工作了20年,是那里的明星饲养员,也是央视《正大综艺动物来了》特约嘉宾。2019年底,他辞去了北京动物园的工作,转战武汉动物园,成立了动物福利工作室,负责对动物进行行为训练、丰容、饲养管理等方面的福利提升工作。

  花蚀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曾是果壳网的新媒体主编,也是动物园的狂热爱好者,自费用4个月时间走遍了中国的46所动物园。最近两周,他特意从北京的工作地回到武汉,还应聘成为武汉动物园的“网民园长”,义务为武汉动物园做着各种宣传和科普工作,单是开园首日就做了三场直播。

  1月22日,大年二十八,武汉动物园宣布暂停开放时,消息一经发出就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还有人在官微下面留言说,“工作人员请注意身体,一园子的熊孩子还有待你们的照顾”。如今,3个月过去了,春暖花开,武汉解封,熊孩子们过得好不好?就让杨毅和花蚀两位老师,带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2月1日,话题“武汉动物园求助”冲上热搜,武汉动物园发布了物资告急的公告,表示由于疫情原因,武汉市进行了严格的交通物流管制,导致市场部分水产品断供,因此恳请社会各界紧急支援,以保证动物们的正常生活。

  杨毅说,“平时动物园为了保证饲料的新鲜程度,以及可食用率利用率高,库存量不会很大,也不会出现使用冷冻了半年一年的冻品去喂养动物的情况,肯定是冰鲜的。”赶上了封城的特殊情况,动物园的水产品一下子就成了问题,企鹅、鹈鹕、鹤类的口粮眼瞅着就要断了。动物园在公告里还特别说明,“泥鳅是鹤类的主食,目前只能用鸡蛋代替;淡水小鱼为鹈鹕主食,多春鱼、小黄鱼为企鹅主食,均无替代饲料。武汉动物园每天需泥鳅30斤,淡水小鱼40斤,多春鱼或小黄鱼30斤,亟待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帮助提供供货渠道,我们可以购买。此外,也接受社会爱心捐赠,货源需安心可靠。”

  消息发出,不少大V帮忙转发,还有热心市民纷纷帮忙献计献策想办法,采购电话都被打爆了。花蚀除了转发之外,极为熟悉武汉动物园情况的他还特意在自己的微博里面详细解释介绍了所需品种的具体情况。很快,一位武汉当地靠撒网捕鱼在短视频平台拥有70多万粉丝的主播得知后,为动物园送来了100多斤最急缺的小鲫鱼。没想到,送到动物园才被家中告知,鲫鱼是用盐腌过的,园方不确定鹈鹕是否可以食用,试着喂了一下,鹈鹕不吃,只好又让这位主播把鲫鱼拿了回去。

  好在,在武汉设有分公司的盒马生鲜很快就把问题给解决了,第二天下午就调来了泥鳅和小鲫鱼。特别有爱的是,之后盒马还认领了武汉动物园的两只河马,真是奇妙的缘分啊。此外,青岛的食品公司和武汉当地的水产公司也帮了不少忙,捐赠了多春鱼和鲱鱼,解决了园方的燃眉之急。“我们总说公众的关注是动物园发展的唯一动力。虽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但能够看出,关键时刻,公众对于动物园的帮助还是很大的。包括园方的态度也是,不会因为疫情的影响就让动物挨饿,上上下下对动物的照顾还是非常周到的。”杨毅说。

  同时,杨毅也表示,一个良好运转的动物园有能力和有义务给动物提供科学、新鲜、健康、营养的食物。虽然因为疫情出现了突发状况,但也让大家看到,此前武汉动物园给动物提供的饲料,新鲜程度是有所保证的。

  由于全球疫情的蔓延,各行各业都受到一定影响,没有游客的动物园也快撑不下去了。德国的一家动物园负责人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如果动物园想要生存下去,最坏的打算是用动物园里的一些动物去喂其他的动物,甚至已经列出了优先宰杀动物的名单。对此,花蚀的看法是,没有收入是疫情对动物园最大的影响,但武汉动物园当时敢于“自揭家丑”,确实做到了“动物优先”。

  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随着武汉的解封,动物园的新生命也接连问世,还有了非常励志的名字。4月2日,第一只小麋鹿出生,名叫“抗疫”。4月8日,武汉解封当天,早上8点,一匹小矮马呱呱坠地,额间还有个漂亮的白色梅花妆印记,名字就叫做“解封”;下午,麋鹿大家族又添新丁,小麋鹿“重启”问世。就此,“吉祥三宝”动物天团正式出道,也迅速出圈。不光武汉市民知道了,网民也得知了这个喜讯,为武汉重启的这一天,又增添了别样的美好。

  不仅仅是“吉祥三宝”,武汉动物园的添丁进口这段时间就没断过,十分热闹:5只小黑天鹅先后破壳而出,赤麻鸭、丹顶鹤、斑头雁、白骨顶、孔雀等也都繁殖了或正在孵化小生命。这些“武动新生”的到来固然与正是繁殖季节有关,也离不开全园的努力和饲养员的悉心照料,正是杨毅所说的“尽心”二字。

  长颈鹿馆饲养员涂炭的日常通勤时间大概需要半个小时,随着小区管理越来越严格,他干脆征得爱人的同意住在了馆内。休息间里两张木桌、两把椅子、一张床已是全部家当,他就在这里24小时陪伴着长颈鹿,夜里11点还不忘给它们添草加个餐。

  食草区饲养员张熙是鹿苑孩子们的奶爸,交通停运的时候,他就在寒风中骑着小电动车出行。黑叶猴饲养员黄磊,原本负责的是袋鼠,这两年才调过来,天天琢磨着给展区丰容,变着法给黑叶猴做行为训练。他还自己搭爬架,做取食器,每天都有新花样,黑叶猴今天吃“盒饭”,明天吃“竹筒饭”,再过一天吃“笼饭”……忙得不亦乐乎。闭园期间,黄磊隔三差五就给黑叶猴拍段小视频,让网民可以及时了解到猴儿们的现状。

  照顾大熊猫姐妹花的汪志勇家住汉口,每天过一条江上下班,别人问他,怕不怕?他说,“真没想过这些,我只想把手上的事做好。”2月13日的上班路上,岗亭的值班警察把汪志勇拦了下来,当看完证明文件,得知他是武汉动物园饲养员后,立马就给他一个非常正式的敬礼。汪志勇说,当时自己的眼泪就要涌出来了,心想,“以前敬礼是罚款,现在敬礼是兄弟,我们都是防控一线的战友!”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正如武汉动物园在官微中回复网友那样所说,你们守护武汉,我们守护好“熊孩子”。

  武汉封城,动物园的工作安排也受到很大影响,人手紧张是首要的问题。原本每个场馆由三到四名饲养员负责,现在只能采取轮班制,也就是说每天只能有一到两个人上班。不仅领导层主动到各场馆去替班,帮助基层饲养员进行饲养管理工作,党员们还要下沉到社区协助疫情防控工作。

  人手少了,工作量没少。即便是一个人,也要负责清理消毒、准备食材、喂食、观察等全部日常工作,还要做好工作记录,一忙就是一整天。疫情期间,园方专门制定了动物场馆、内外活动场的消毒计划:动物笼舍每天消毒,园区道路每天消毒2次;为了避免动物受到伤害,消杀的药品也是聚维酮碘、生石灰、漂白粉、复合甲醛等几种轮流使用,剂量配比用法也要随着动物的健康状况随时进行调整。杨毅介绍,“消杀有一定的程序和标准,不同的动物有所不同,不同的处所也不同,像水塘的消毒、园路的消毒,包括兽舍运动场的消毒,使用的药品种类以及标准和配比都不一样。消毒之后,还必须冲洗干净,不是说把药泼到里面就不管了,然后我们对动物会进行监测,做后期的数据收集工作。”

  4月5日,纽约布朗克斯动物园的一头马来虎被查出感染了新冠肺炎,这让武汉动物园里的猫科动物也被关注了起来。“比如说流浪猫的问题,动物园里就有很多流浪猫。猫科动物不仅能携带新冠病毒,还会有猫瘟热、鼻气管炎等潜在危险,这些都有可能传染动物园里的动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除了监测猫科动物的状态以外,我们将园内的流浪猫集体‘请出’,不是说虐杀,而是收集完了以后,由专业的部门来进行一个解决。”半个月后,布朗克斯动物园又有4只老虎和3只狮子感染了新冠病毒,地球另一边传来的消息似乎也说明了武汉动物园的小心谨慎并非多此一举。

  意料之外的漫长闭园期尽管打乱了很多原定计划,但除了保证动物的安全和正常饲养,又给动物们轮流打了疫苗之外,武汉动物园还是利用这段时间为动物展区做了一些小小的丰容和改建工作。金丝猴、黑叶猴、梅花鹿等展区都进行了升级,也算是小小的提升了福利。给金丝猴馆“装修”的时候,有只金丝猴仿佛是不放心,站在窗边一直盯着,像个小监工。

  最开心的非孔雀莫属,熟悉武汉动物园的人都知道,这里的孔雀原本就是散养的,满园子溜达。闭园期间没有游客,孔雀突然来了“大王叫我来巡山”的劲头,没有它不去的地方,不仅不怕人,也不怕动物,一言不合就开屏。饲养员忙着处理饲料没空管它,袋鼠也不爱搭理它,可还有别的可以一个一个撩啊!花蚀说,“有时候它太嚣张了也会惹恼其他动物,大熊猫甚至还追逐了一下。”

  哦,说到大熊猫,那可是武汉动物园的镇园之宝。“春俏跟胖妞算得上武汉一宝,俩大熊猫丫头性格也截然不同,一个是女汉子,一个是女孩子。”说起它们,杨毅语带笑意。不管是女汉子,还是女孩子,这对姐妹花都太爱玩了。闭园期间,动物们的作息时间略有放宽,也正赶上武汉的季节凉爽潮湿,是大熊猫喜欢的环境,两姐妹全天都在外活动场。有一回,春俏在外面一直待到夜里10点都不肯回去,饲养员就一直陪着。

  这三个月,对动物们来说,相当于切换了高端疗养模式,吃了睡,睡了玩,玩了吃,没受到什么太大影响,各个养得油光水滑。都说“我为湖北胖三斤”,胖妞跟春俏也是如此,很悲催地分别胖了15斤和10斤。杨毅说,“我们满足动物所有的行为福利,尽可能在开园以后给公众展示更好的动物状态。”

  那么长时间不见面,有不少人跑到动物园的官博或官微下面留言,要求云逛动物园。杨毅说,大家都宅在家里,肯定更想出去走走,想看看动物的情况,看看没有人的动物园到底是什么样子?看看我们都给动物做了些什么?我们愿意做大家的眼,大家的耳,带大家一起来感受。

  为此,3月里,武汉动物园连着做了3场直播,吸引了160多万人次的网友“动物园云春游”——3月5日惊蛰日带着大家探望了捕鱼高手鹈鹕和萌神小熊猫,3月7日出镜的是可爱企鹅和绝美火烈鸟,3月8日则是活泼的黑叶猴和大熊猫姐妹花的重场戏。意犹未尽的网友还在武汉动物园微博下打趣:“记得给动物们做好思想工作,等疫情过去了,他们将面临大量接客的场面,要努力营业哦。”

  4月22日,沉寂了3个月之久的武汉动物园终于重新开门迎客了。出于安全和健康考虑,园内露天场馆正常开放,大熊猫馆、河马馆、犀牛馆和狒狒馆则只开放室外区域。

  为了欢迎想念动物已久的武汉市民们,园方做了不少准备工作,消防、安保、消杀、检查等工作自不必说,为了谨慎起见,园内所有员工还集体做了核酸检测,每个人的检测结果都必须是双阴性才可以开园。游客入园也有要求,取消了售票机售票,需要提前在园方公号和小程序购买,入园当天需要持健康码并测量体温、戴口罩,方可经消毒通道进入。据统计,开园首日总共接待了1033名游客。

  当天早上9:01,7岁的崔明宣成为了第一位进园的小朋友,三个月没出家门的小姑娘,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来看动物。而园内的各种小动物们,状态也都十分给力,个个都是“精神小伙”。

  花蚀推荐说,这个季节里,武汉动物园最值得一看的有2019年新建成的熊猫馆,不光设施先进,环境也好,大熊猫姐妹花的状态颇佳;还有国内城市动物园少有的大面积的小熊猫馆,有树有水,环境拟真,能看到小熊猫在野外的状态;黑叶猴的笼舍是新进改装过的,做了不少“软装修”;不容错过的还有园内的湖光水色,水景、水鸟都特别好看。杨毅则推荐了羽色漂亮的火烈鸟和美洲红鹮,以及湖北本土物种——麋鹿。

  如今,武汉动物园还处于转型期,场馆和园区计划升级改造,动物种类需要丰富,技术和理念也要不断更新。作为动物园达人的花蚀一直认为,动物园应当直面公众,公众也应当给动物园“挑刺”,良性互动会让双方携手进步。在信息公开、同公众对话等事物上,武汉动物园做得不错,“如果未来能继续以动物优先为理念,会比现在更好”。

  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武汉保卫战”中,有舍命相助的一线医务工作者,有患难相扶的武汉市民,还有默默守护着动物园“熊孩子”的一群人。如今,如期而至的不只是春天,还有再度相见时的每张笑脸,重启的武汉动物园,等你来看看!本版文/本报记者张严涵

上一篇:百度贴吧——全球最大的中文社区
下一篇:全民动员守护津城自然生态:保护野生动物从我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生物学名词)
服务热线

http://www.historyt-shirts.com

cc彩票,cc彩票平台,cc彩票官网,cc彩票开户,cc彩票注册,cc彩票投注,cc彩票登录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